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免费资料大全 > 李智敏:论翎子的美

http://klemendental.com/tl/69.html

李智敏:论翎子的美

时间:2019-08-03 10:1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李智敏:论翎子的美

  戏剧舞台表演艺术历经多年的传承与演变, 曾经成长成为一门分析性的大艺术, 它包含有舞台美术、戏剧功法、跳舞整合等浩繁门类, 每一个门类又能够分为分歧的小类。论戏剧表演艺术与翎子美的关系, 现实上就是谈在具体的戏剧艺术元素中翎子所发生的感化和影响。总体来说, 翎子美的展示包罗两个部门, 即外蕴和内涵。

  一、翎子的外蕴美

  (一)发源美

  古代将士顶戴插翎是赵武灵王的发现, 这是最早有所记录的头戴翎子的发源。古时有一种鸟叫做“鹛”, 即当今的“褐马鸡”, 悍不畏死、骁勇好斗。赵武灵王为了鼓励将士们的士气, 宣扬武治全国的精力, 就让将士们在帽子上插戴鹖羽, 展现风貌。据后汉书·舆服志》载:“武冠, 环缨无蕤, 以青系为绲, 加双鹃尾豎立摆布为鹞冠云。”到了清代, 顶戴花翎则成了区别官员等第的主要标记。出格讲究舞台美感的戏剧艺术于是沿袭了这一做法, 将翎子搬到舞台之上, 可是不断改进地用长度达到数米的野鸡尾羽取代了只要数寸的鹖羽, 用于加强表演的抚玩性, 这种奇异的变形和扩大, 是戏剧的夸张手法在服饰上的使用。关于翎子的发源体——褐马鸡, 还有一个斑斓的传说。相传在神话时代, 天庭中有四只长着长长马尾状尾翎、二雄二雌的禽鸟, 别离被四大天王所把守。每年蒲月初五是四大天王带禽鸟聚会的日子, 聚会之后的老例是要将它们的尾翎全数拔掉, 互赠对方。四只禽鸟难忍这种熬煎, 逃离飞下了尘寰的深山老林中。四大天王闻讯盛怒, 急令天兵天将下凡捕捉, 最终四只禽鸟被天火烧得奄奄一息。刚好一位仙医路过山中, 发觉并救起了它们, 在仙医的细心护理下, 它们很快便恢复了健康, 但富丽的羽毛变成了黑褐色, 脸颊、腿脚成了深红色, 耳后长出两只斑斓奇异的白色犄角, 颈上的绳索也变成了银色项圈。这就是我们此刻看到的褐马鸡的样子。

  (二)外形美

  戏剧舞台上所用的翎子,是由雄雉的长尾制成的,尺寸一般在一至二米间。当今质地上等的翎子取自白冠长尾雉的尾羽。白冠长尾雉是一种珍稀的雉鸡,歇息在海拔300米至1800米的深山老林中。它是我国的特有物种, 已经分布于华中、华南、西北泛博地域, 但因为过度捕猎, 歇息地粉碎等缘由,目前它们曾经在绝大部门原歇息地消逝了, 1996年就己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属于当当代界的珍禽, 中国的“国宝”。还有一种很是讲究的翎子, 是“六十四朵花”的尺寸, 即在一根翎子上有深浅分歧的六十四节斑纹, 不外这种“六十四朵花”的翎子曾经很是少见了。纵观翎子外形的进化汗青,各朝各代的戏剧表演都有着意味朝代属性的气概性与表示性, 从最后的较短较细、颜色单一, 不竭演变进化, 到现在的五彩斑斓、长而及天, 翎子外形的多姿多样无不凝结着前人对于舞翎缔造的结晶。

  在戏剧舞台上, 翎子是一种人物身份的标识和特殊抽象的暗示。顶戴花翎的人物, 其个性大部门都属于骁勇善战和豪放粗狂的类型。汉书道:“武冠以青绮为棍,加双鹤尾,竖摆布,号鹃冠。”古时历代君王都习习用配以各色尾翎精制而成的顶戴赏赐给诸侯和武将。这些人物本就个性十足, 外形奇特, 再加上或灿艳宣扬、或霸气冲天的翎子的表饰, 愈加显得美不堪收。以《点将责夫》中穆桂英的翎子抽象为例, 两根挺拔脑后的白雉尾, 不只使穆桂英身段变得愈加细长窈窕, 且翎子的翻飞崎岖, “火如羿射九日落, 矫如群帝骖龙翔”, 放大了艺术家的肢体动态, 夸张了脚色的俊朗超脱。因而, 完满无缺的戏剧人物造型, 若和配饰融合起来, 能做到形神兼备。同时,若无精深的翎子表演技巧去表现人物的内在心态, 可能成为没有生命的呆照;光是强调神似而不重视外部造型,就会“遗貌取神”, 会失之实在。总结起来, 翎子的润色使得整个舞台愈加活泼, 使得人物脚色愈加具有魅力。

  (四)功法美

  翎子功是戏剧表演的根基功, 演员对翎子功的得当使用能使脚色的心里世界以及心灵抽象达到活矫捷现以至肉眼可视的程度,使观众获得一种韵律的美感。翎子功的初创人是贾王女(1864-1919 ),他扮演《小宴》之吕布, 虽然其时的翎子仅有四五尺,贾王女却将其使得能上能下, 能弯能直,是第一个将吕布的风流通过翎子功绝妙地表示出来的艺术家。之后比力出名的翎子功艺术家别离为第二代传人黄鸿才(1888-1926)、第三代传人亓俊美(1897-1967)和第四代传人亓建生(1941-2001等。通过他们的代代相传, 不单使翎子功获得了很好的传承和庇护, 还将翎子功鼎新立异、发扬光大。

  翎子功的使用大体上可分为“用手”和“不消手”两种。用手的称为“掏翎”, 顾名思义就是用两手来舞动翎子, 次要手法有单掏和双掏, 并且掏翎也常与衔翎同时利用。不消手的则称为“耍翎”。即只凭颈部力量来节制翎子的舞动, 比掏翎难度更大。全凭颈部摆布互换用力, 且腰部使暗劲, 腿脚要稳当, 几个部位稍有不协调就会影响翎子运转标的目的的不变和精确。颈部耍翎的动作次要有甩、挑、绕、涮、摆、抖、立等, 使用这些功法使翎子的舞动彼此连系、变化, 从而发生奇特的美感。

  翎子功的得当使用除了需要演员具备深挚的功底之外, 翎子的质量与外形也是阐扬翎子功结果的主要前提之一。起首, 顶戴雉翎至多要有三个手指的宽度,十个花以上的长度,如许才能绕大圈,短了是绕不成圆圈的。其次, 必需是活翎, 即在活雉鸡身上生拔而下的尾翎才是上品。听说冬季里雉鸡之尾翎被雪冻结, 一旦遭到惊吓猛地飞起, 尾翎便被冰雪拽了下来, 此种形态下的尾翎是最抱负的戏剧器具, 行话称之为雪翎。总之, 活翎子才能够随便绕转,死翎子较硬容易折断。所以,若是翎子质量欠安以至插对死翎子在头盔上的话, 是什么姿态也做不出来的, 只能当做粉饰品, 摆摆样子罢了。

  二、翎子的内涵美

  对于翎子气质, 有句话描述得恰到好处: “神出于形, 形不开则神不睬, 不得其神, 则色动者神现。”其表达的意义是, 一个典范的戏剧人物抽象必需做到内涵和外蕴同一路来, 从外到内, 从形似上达到神似, 才能不断通向形神兼备的艺术境地。翎子做为戏剧舞台上耀眼精明标主要道具,具有几个主要的艺术特征, 别离是: 与脚色的婚配性、与跳舞的相通性以及与舞台的一体性。这些特征充实展示了翎子的内涵, 而且通过戏剧表演的外放, 将翎子的内在美展露无遗。

  (一)与脚色气质美的相辅相成

  戏剧表演中的一对翎子, 能够做出单或双竖、旋或曲钩、大或小摆尾等各类令人击节称赏的出色动作, 通过表达剧中人喜、怒、哀、乐等各类情感来抒发其奇特的艺术气质。

  1.《凤仪亭》抒发吕布的“霸与浮”

  汉剧《风仪亭》中吕布的耍翎子技巧, 在描绘性格和表达豪情上, 有妙笔生辉般的艺术结果。起首是吕布在貂蝉面前的表态, 此时吕布使用“摆”和“甩”两种力道, 将翎子由“双姣同戏海”演变成“双姣来相战”;接着走向貂蝉时, 双手于胸前摆布掏翎, 使翎子成圈, 形态由“双姣来相战”骤变成“水中怀揽月”, 于貂蝉跟前闪亮登场, 直有气吞山河、威震四海的气概。这段翎子表演, 将吕布作为出名武将, 终身履历兵马生活生计的霸气感受描绘入微。接着, 吕布右手单掏翎并以眼神撩拨貂蝉, 随后甩左翎画圈, 同时右手弹起所掏的翎子, 将其一竖而起, 演变成右翎岿然顶天的静止形态, 而左翎却神魂倒置般地震弹着圆圈, 并妙到巅毫地在貂蝉粉面一掠而过, 接回左翎后吕布还不忘将翎梢提到本人鼻翼深深一嗅, 共同沉醉万分的脸色,真正将一对翎子耍得炉火纯青,也将吕布轻佻的个性展露无遗。

  2.《杨门女将·探谷》抒发穆桂英的“智与勇”

  在京剧《杨门女将·探谷》中, 以穆桂英挂帅的杨家军夜探胡芦沟, 历尽艰险, 最终依托才智与勇气取得了出人预料的胜利。此中气焰最盛的当属开场, 穆桂英率领众将士呼啸而至, 共有16条翎子在舞台上飞跃腾挪, 真有股龙马精神之势, 蛟龙出海之力, 蔚为大观。穆桂英登台后多次展现了成熟精深的“掏翎”技巧, 她伸右手拇指和中指作铰剪形, 反手顺右耳朝上捋住翎子并极力伸直手臂, 当捋到翎子的三分之二处时当即将翎子往里一别, 绕成8字外形, 动作舒展,形态洒脱。该剧中同时呈现的翎子数量较多, 艺术结果极强, 既展现了刀马旦的飒爽英姿, 也把穆桂英其时将计就计智闯绝谷的心态和英勇飒爽的气质展露无遗。

  (二)与古典跳舞美的水乳交融

  新中国成立当前, 50年代初期, 跳舞工作者为成长、立异民族跳舞艺术, 从储藏丰硕的中国戏曲表演中提取跳舞素材, 自创中华技击进行了研究、拾掇、提炼, 并参考芭蕾锻炼方式等, 成立起一套中国古典舞教材。古典舞从其源来说, 是古代跳舞的一次苏醒, 是戏曲跳舞的苏醒, 是几千年中国跳舞保守的回复。颠末几十年的沉淀, 它己将保守戏剧中对各类道具的使用, 出格是对翎子的使用改良到了极致, 使翎子水到渠成地融入到古典舞演绎之中。

  1.同源而生,求同存异

  古典舞中利用的翎子, 不管是外观样式、制造工艺以及规格尺寸等方面都与保守戏剧的翎子一脉相承, 同根而生。但两者间却具有数量多寡、安插位置以及表演形式等方面的区别。在数量上,保守戏剧表演中的花翎均为两根, 别离插于顶盔的摆布两侧, 互不相邻。而在古典舞表演中, 翎子的数量能够是一根, 也能够是两根;在插放时, 能够仅将一根插于顶盔正中来表演, 也能够将两根的底部簇在一路置于顶盔地方, 上部则呈分叉状将两根翎子顺延叉开;以至还能够纯粹拿在手中而不插于顶盔来表演。插放体例多种多样, 表示形式形形色色。

  2.《俏旦角》中的群舞单翎融于“俏”

  曾登上春晚舞台的古典舞《俏旦角》, 该跳舞中的所有演员同一佩带顶部正中仅插一根花翎的冠盔, 大量使用戏剧中头舞翎子的体例来表示一群少女无邪烂漫, 调皮可爱的本性。此中, 对一根翎子的使用妙到巅毫, 相对戏剧在耍舞两根翎子时常需要两手操作的繁杂而言, 该跳舞仅用一根翎子, 仅用头颈的寸劲动作, 通过“鞭地”、“立天”等简练明快的形式就能完满展示列位旦角的“俏”, 简直是“单翎翔舞春意闹, 三寸工致七寸俏”。

  3.《激楚》中的单人单翎融于“激”

  桃李杯跳舞大赛中的古典舞《激楚》, 该跳舞虽然属于群舞, 但头戴花翎的仅有配角一人, 且翎子底部单立于正中,朝天禀叉为两根,样式如凶蛇吐信。同样是通过苍劲迅捷的头颈动作来表演,但与《俏旦角》以至保守戏剧所分歧之处就在于, 簇平分叉翎子的发抖看似形散实则神聚。演员既能通过寸劲将翎子集中为一根以表达高亢蛮横之情, 又能通过甩动将翎子分离为两根以抒发凄清哀思之绪, 绘声绘色、活矫捷现, 真正做到“分聚交融于水乳, 灵动复作现激楚”。

  4.《周郎·小乔》中的双人舞手持翎融于“爱”

  北京跳舞学院的典范跳舞《赤壁怀古——周郎·小乔》最凸起的艺术特点就是周瑜和小乔对翎子的利用。与所有戏剧分歧, 该舞的两位演员并未利用花翎冠戴, 而是通过手持翎子, 用双手对翎子的“抖”、“甩”等巧妙功法来表达彼此之间情深款款的爱慕之念。仅有的一根翎子在两人之间交互利用, 交替传承, 这根翎子就是他们展现情意的纽带, 这根翎子既表现出周瑜潇洒帅气的男儿气概, 又表现了小乔斑斓温柔的女儿气质, 端的是“千古良缘鸳鸯配, 周郎小乔意缠绵”。

  (三)与舞台艺术美的浑然一体

  1.保守舞台下的古朴与天然

  保守戏剧对翎子的演绎能够用最简单的搭台唱戏的舞台形式进行, 既憨厚归真, 又切近群众与糊口。脚色在狭小但精美的唱台上舞动双翎, 观者在露天的情况下搬张小木凳看得如痴如醉。这种原生态的舞台艺术景中寓情、协调天然, 但却具有灯光不敷、舞台美术欠缺从而导致翎子表演结果衬着不足等多种可惜。

  2、现代舞台下的传承与发扬

  跟着时代的成长, 现代舞台的搭建愈显恢宏大气, 布景科技的鞭策、表演设备的完美, 将保守戏剧带入了全新的现代化舞台。以在广东美术馆举办的戏剧表演为例, 该馆使用保守舞台道具安装共同图片影像视屏等现代舞台手段,通过大屏幕布景“天幕”与动态的舞台戏剧表演文化进行连系,从现代化舞台安插的角度对保守戏剧舞台艺术的诸多细节进行美化处置, 使观众能够更深切地感受到戏剧各个艺术抽象的强烈视觉冲击。在该馆表演的戏剧《扈家庄》就在现代化的舞台设想下凸显出了扈三娘翎子功的奇特结果。以剧中刀马旦扈三娘活捉“矮脚虎”王英一幕为例, 扈三娘迎战王英时靠颈劲带动头部摆布摆动抖翎,使翎子状似凤翅翱翔,形如飞凰入天。当时整个舞台灯光绚烂,“天幕”里配以动态的凤舞九天视频影像,舞台音乐配以清扬激动慷慨的古筝弹奏,通过现代化光、声、影在舞台上的任意轮舞, 连系演员超卓的翎子功使用, 完满表现了扈三娘美貌、睿智与威武的艺术气质, 更使台下的观众发生设身处地的现场感。能够说, 在现代舞台下表演的保守戏剧更好地表现了对翎子的传承与发扬。

  翎子的形、神、意、趣, 已普遍而深刻地融入到戏剧艺术之中, 同时传承和成长了戏剧舞台艺术的表示形式, 提高了戏剧艺术的文化档次。翎子线条也成为颇受中国人民青睐的形式图样, 如斯是曲相因, 阴阳相生, 刚柔相济的特点, 充实流露其灵动而不夸张、稳实而不机器的神韵。这一点合适中国保守的审美理念, 所以翎子不单能完满地化入到戏剧舞台艺术之中, 也能被普罗公共所倾慕接管。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该文概念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消息发布平台,搜狐仅供给消息存储空间办事。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都是票友的最爱,长按二维码即可采办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都是票友的最爱,长按二维码即可采办

  冰与火之歌

  今日搜狐热点

  进入搜狐首页